就算是很冷靜地經過思考的責罵,也是以暴力為名的溝通。

哲學家 在這個房間裡,你怎麼大聲嚷嚷都沒關係。我要提出來的問題是,你所選擇的「責罵」行為真正的內幕。

你因為覺得用語言和學生溝通太麻煩,想盡快讓對方屈服,所以責罵他們。以憤怒為武器、拿著一把破口大罵的槍、用權威的利刃逼近對方。這是身為教育工作者既不成熟又愚蠢的態度。

年輕人 不是!我不是在生氣,我是責罵他們!

哲學家 有很多大人會如此辯解。可是這並不會改變藉由暴「力」來壓制對方的事實。甚至可以說,越是帶有「我是在做好事」這種想法的人,越是惡質。

年輕人 才不是那樣!您聽好了,憤怒是讓情緒爆發,變得無法冷靜判斷。以這樣的定義來說,我在責罵孩子的時候根本沒有情緒化!我不是怒氣衝天,而是經過盤算,很冷靜地在責罵。希望您不要把我和那些情緒激昂忘我的人混為一談!

哲學家 或許是那樣也說不定。也就是說,那只是一把沒裝子彈的槍囉。可是在學生們看來,槍口朝著自己的事實是不變的。不管裡面有沒有裝上子彈,你就是一手拿著槍在進行溝通。

年輕人 那麼我大膽地問一句:要是對方就像拿著刀子、跟你對峙著的凶惡犯人,他不但犯了罪,還主動挑釁。這就像是要引人注意或挑起權力鬥爭之類的行為。那麼,我手裡拿著槍溝通又有哪裡不對了?否則要怎麼樣維護法律和秩序?

哲學家 面對孩子的脫序行為時,父母或教育工作者應該做的是什麼?阿德勒說:「捨棄法官的立場吧!」你並沒有被賦予審判他人的特權。維護法律與秩序並不是你的工作。

年輕人 不然要我做什麼?

哲學家 現在你要維護的既不是法律,也不是秩序,而是「在你面前」的孩子,那個引發脫序行為的孩子。教育工作者是諮商師,所謂的諮商是「再教育」。一開始我就跟你說過了吧?諮商師拿著槍什麼的,太奇怪了吧?

年輕人 可、可是……

哲學家 包含責罵在內的「暴力」,就是顯露出人類不成熟的溝通方式。孩子們對這部分也十分清楚。在受到斥責的時候,不同於對其他暴力行為的恐懼,他在潛意識裡便會洞察到「這個人是不成熟的」。

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超乎大人們的想像。你會「尊敬」一個不成熟的人嗎?又或者,你能從一個對你暴力威嚇的人身上感受到自己受「尊敬」嗎?伴隨著憤怒與暴力的溝通裡,沒有尊敬。非但如此,只會招來輕蔑。責罵和本質上的改善毫無關聯,這早已經是不言自明的道理。阿德勒就說過:「憤怒,是會讓人與人關係疏遠的情緒。

年輕人 您說我不只不受學生們尊敬,甚至受到輕蔑?只因為我責罵他們?!

哲學家 很遺憾,應該是的。

本文摘自
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:人生幸福的行動指南
岸見一郎, 古賀史健
究竟

購買連結

1,288 total views, 3 views tod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