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和痛苦都不是愛 , 無論它表面上和愛多麼相像。

「 愛 」 是所有字彙裡面一個受到最多誤解與濫用的字 。 愛 , 現在是我們進化的引擎 , 但是它的運作方式卻令人意外而苦惱 。 多官人類的進化需要學習去愛 , 探索愛的每一個面向 , 並且享受愛的每一種可能性 。 因此 , 我們現在唯一能進化的方式其實是簡單明瞭的 : 去發現 , 體驗 , 然後療癒我們身上不懂愛的那一部分 , 然後再發現、體驗 、 培養懂得愛的那一部分 。

「 無條件的愛 」 是一種累贅的描述 , 好比在說 「 濕的水 」 。 愛是包含 , 條件則是排除 。 無論痛苦或喜悅 , 成功或失敗 , 健康或疾病 , 年輕或衰老 , 愛只是如其所是 。 愛不可能失望 , 因爲它沒有任何期待 。 愛、宇宙 、 意識和光皆然 。

「 無條件的愛 」 會將需要與愛混爲一談 。 「 愛 」 本身就是至福 , 不要求任何事情;「 需要 」 是痛苦而有條件的 , 而且永遠要求更多 。 對那些有需要的人而言 , 他們可能會看起來或感覺起來像是愛 , 但是執著的體驗總是揭露出其他東西 , 執著的體驗就是有所需要的體驗。所謂 「 不求回報的愛 」 , 是僞裝後的不求回報的需要 – 一個在寂寞裡日益萎靡、或在絕望中載浮載沉的人 , 空想著要透過另一個人而獲得滿足 。

舉個例子來說,我的一位朋友養了一隻小狗 , 從牠還是幼犬的時候就開始養牠,他每天晚上都期待見到小狗 , 在週末跟牠玩 。 那隻狗成了他生活中的重心 。 有一天下午 , 牠跑走了 , 朋友大聲呼叫牠 、 吹著口哨四處尋找牠 。 親朋好友都前來協助,就在眾人的口哨與呼叫聲中 , 小狗突然若無其事地出現了 , 表現得和以前一樣無憂無慮。

我朋友連忙跑過去 , 氣得臉部扭曲。那隻狗流露出瑟縮的模樣 , 因爲太害怕而不敢再往前跑 。 我朋友將牠舉起來 , 在空中用力搖晃 , 把牠嚇得魂飛魄散。哀嚎了一下朋友暴怒地對那隻驚魂未定的狗兒大聲斥責 , 要牠下次別再亂跑 。 當他的家人趕過來 , 想要他冷靜一點的時候 , 他大聲吼道 : 「 那是我的狗 , 他媽的 ! 」

後來 , 他不好意思卻沒有悔意地解釋道 : 「 我愛那隻狗 , 就和愛我的任何一位家人一樣 , 所以牠跑走的時候我才會那麼生氣 。 我必須讓牠知道 , 下次不要再這麼做了 。 」 他將 「 需要 」 誤以爲是 「 愛 」 了 。 他人格裡的一部分愛那隻狗 , 但另一部分是需要那隻狗 , 而且非常害怕失去牠 , 而那一部分就在狗兒跑掉的時候凸顯出來 。

需要會要求投資要有回報 , 無論投資的是時間 , 金錢或愛都一樣 。 狗兒無法提供我朋友人格裡的恐懼部分所期待的回報 。 朋友雖沒有想到投資或回報的問題 , 但是他沒有覺察到的自己人格裡的恐懼卻做如是想 , 以致會在狗兒走失的時候勃然大怒。在他的的暴怒底下 , 是害怕失去重要事物的恐懼 。 他以爲那是他的狗 , 其實不然 。 那是他的狗兒爲他帶來的東西 ( 至少暫時是如此 ) – 也就是一種被愛 、 値得愛 , 有所歸屬 , 屬於生命一部分的感受。

 

本文摘自
靈性伴侶關係:不是普通朋友,也不是靈魂伴侶,適用於所有關係的療癒新起點
蓋瑞・祖卡夫
橡實文化

購買連結

 

2,441 total views, 3 views tod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