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宙真理不是向外尋找,而是要向內心探尋~阿納斯塔夏4

分享此文:

所有的證據、所有宇宙的真理,都永遠保留在每個人的靈魂之中。錯誤和謊言無法持久且會被靈魂摒棄,所以才有各種不同的理論拋向人類。謊言需要的包裝越來越新,所以才讓人類時常改變社會結構。人類想從中找出遺失的真理,卻是離它越來越遠。

兩兄弟(寓言)

「不知道是多久以前,有對夫婦一直沒有小孩,妻子直到年老才生了兩個兒子,一對雙胞胎兄弟。妻子生產十分不順,在生完兩個兒子不久後,就到了另一個世界。

「父親請了一位保母,全心全意地照顧孩子,一路把他們養到十四歲。但就在他們十五歲時,父親也去世了。兩兄弟將父親安葬後,坐在房裡哀悼。這兩個雙胞胎兄弟,前後差了三分鐘出生,所以一個是哥哥,一個是弟弟。在默哀一段時間後,哥哥開口說:

『父親在臨終前難過地說,他沒能將生命的智慧傳給我們。我的弟弟,要是沒有智慧,你我該怎麼過活?要是沒有智慧,我們的家族只會在不幸之中延續下去。那些能從自己父親身上獲得智慧的人,可能會嘲笑我們的。』

『你別難過。』弟弟對哥哥說,『你常常在沉思,或許時間會讓你在沉思中獲得智慧。我一切都聽你的,我不用沉思也能過活,也依然覺得生活很美好。只要看到日出日落,我就很開心了。我就單純地過生活,忙田裡的事情,你可以好好學習智慧。』

『同意。』哥哥對弟弟說,『但待在家裡是求不到智慧的,這裡沒有。沒有人把智慧留在這裡,也不會有人把智慧帶給我們。但身為兄長的我,為了我們倆、為了代代相傳的家族,我決定要找出世間的所有智慧。我要找到並帶回家裡,送給後代子孫和我們自己。我要把父親留給我們的所有貴重物品帶在身上,然後走遍天涯,拜訪世界各地的智者,學習他們的所有理論,然後回到我出生的地方。』

『這會是條漫長的路。』弟弟語帶同情地說,『我們有一匹馬,你就帶著那匹馬和馬車吧,東西能載多少是多少,才能減輕一路上的負擔。我會留在家裡,等著你成為智者歸來。』

「兄弟倆分離了許久,年復一年。哥哥拜訪了一位又一位的智者,去了一座又一座的教堂,學習東西方的教導,又走遍大江南北。他擁有驚人的記憶力,敏捷的頭腦能快速地領會一切並輕鬆地記住。

「哥哥花了六十年左右遊歷全世界,走到頭髮和鬍子都已灰白。他好學的頭腦仍繼續流浪、精進智慧。這位年邁的流浪者成了最有智慧的人,開始有眾多弟子跟隨他。他對著這些求知心切的腦袋大方地講道,弟子無論是老是少,無不敬佩地專心聆聽。他的名聲總是在他抵達前便傳遍鄰里,村裡都知道,將有一位偉大的智者來訪。

「他就這樣帶著榮耀的光環,身邊圍繞一大群奉承的弟子,回到他六十年前、年僅十五歲時離開的家。這位頭髮灰白的智者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出生的村莊。

「村裡的人都上前迎接,頭髮同樣灰白的弟弟也開心地跑出來。他在成為智者的哥哥面前低下頭,喜極而泣地低語:

『祝福我吧,我的智者哥哥。回我們的家,讓我洗滌你長途跋涉的雙腳。回我們的家,我睿智的哥哥,好好休息吧。』

「他以莊重的手勢囑咐所有的弟子,要他們留在山坡上、接受村民的迎賓禮、展開智慧的對談,接著他便跟著弟弟回家。這位德高望重且灰髮蒼蒼的智者,走進上層寬敞的房間,疲憊地坐在桌前。弟弟開始用溫水幫他洗腳,同時聽著他的智慧言論。哥哥告訴他:

『我完成了自己的責任,學到許多偉大智者的教導,也建立了自己的理論。我不會待在家裡太久,現在我的任務是要指導他人。不過,既然我答應過要將智慧帶回家,我會履行承諾,在家裡待上一天。在這段期間內,我親愛的弟弟,我會告訴你最有智慧的真理。首先是:人人都應該住在美好的花園。』

「弟弟用編織精美的乾淨毛巾將哥哥的腳擦乾,盡心盡力地想讓哥哥開心。他告訴哥哥:

『你面前的桌子上有我們花園種的水果,嚐嚐看吧,我把最好的都摘給你了。』

「哥哥若有所思地吃著各種漂亮的水果,接著繼續說:

『地球上的每個人都應該種一棵家族樹。當他去世後,這棵樹將成為他留給後代的美好紀念,它會為後代淨化呼吸的空氣。我們都應該呼吸好的空氣。』

「弟弟露出慌張的神情,急忙地說:

『我睿智的哥哥,抱歉,我忘記開窗讓你呼吸新鮮空氣了。』他將窗簾拉開,打開窗戶後繼續說:『來,呼吸我們兩棵雪松帶來的空氣,是我在你離開的那一年種的。其中一棵是我用自己的鏟子挖洞種下樹苗,另一棵是我用我們小時候你常玩的鏟子挖的。』

「哥哥看著雪松陷入沉思,接著說:

『愛是一種偉大的感覺,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擁有愛過著每一天,所以有一句至理名言說:所有人每天都要為愛努力。』

『噢,我的哥哥,你真是有智慧!』弟弟驚嘆地說,『你學得如此高深的智慧,讓我聽得太入迷了。抱歉,我居然還沒向你介紹我的妻子。』他對著門口大喊:『老婆子,妳在哪,我的小廚娘?』

『這不是來了嘛。』一個開心的老婦出現在門口,手裡拿著一盤熱呼呼的餡餅。『我剛剛忙著做餡餅。』

「開心的老婦把餡餅放在桌上,笑嘻嘻地對著兩兄弟做了個滑稽的屈膝禮,然後走向弟弟對他耳語,但她對丈夫說的話都被哥哥聽到了:

『老頭子,請原諒我,我要先離開了,我需要躺下來。』

『妳是怎麼回事,真是無禮,怎麼突然要休息呢?我們有貴客,我的親生哥哥啊,妳卻要……』

『不是這樣的,我現在頭昏腦脹,有點想吐。』

『妳這個忙碌的傢伙,怎麼可能會頭暈想吐?』

『大概要怪你了。沒錯,我們又有小孩了。』老婦帶著笑容,邊說邊跑著離開。

『很抱歉,哥哥。』弟弟羞赧地向哥哥道歉,『她不知道智慧的價值,總是嘻皮笑臉的,老了還是這樣。』

「哥哥陷入了更長的沉思。一陣小孩的吵雜聲打斷了他,他在聽到後開口說:

『人人都應該努力學習偉大的智慧,學習如何養育出幸福又有正義感的孩子。』

『我睿智的哥哥,告訴我吧,我很想讓我的孩子和孫子過得幸福。你看,我吵鬧的幾個孫子孫女走進來了。』

「兩個不到六歲的小男孩,以及一個四歲的小女孩站在門邊吵架。弟弟為了安撫他們,急忙地說:

『快點告訴我,你們在吵什麼。亂哄哄的,別吵到我們倆聊天。』

『噢!』比較小的男孩驚訝地說,『爺爺變成兩個人了,哪個是我們的,哪個不是,要怎麼分呀?』

『我們爺爺不就坐在這兒嗎?這不是很明顯嗎?』

「接著小孫女跑向弟弟,臉頰緊緊貼著他的大腿,玩著他的鬍鬚,對他嘰嘰喳喳地說:

『爺爺,爺爺!原本是我一個人要來找你,想給你看我學的新舞步,可是兩個哥哥自己跟來。一個想找你一起畫畫,你看,他帶了畫板和粉筆;另一個帶了長笛和笛子,他要你吹給他聽。爺爺,爺爺!但我才是第一個決定來找你的人,你和他們說啦,叫他們回家,爺爺!』

『不對,我才是第一個要來畫畫的,哥哥是後來才決定要來吹笛子。』帶著薄畫板的孫子說。

『現在有兩個爺爺,你們來決定,』孫女插話說,『我們誰才是第一個來的?拜託你們選我,不然我會哭得很難過。』

「智者憂喜參半地看著這群小朋友,皺著眉頭準備回答,可是話到嘴邊卻停了下來。弟弟慌張了起來,沒有讓沉默持續太久,迅速地從小朋友的手中拿了笛子,毫不猶豫地說:

『這沒什麼好吵的。跳舞吧,我活蹦亂跳的小美女。我會用長笛幫妳伴奏,笛子可以交給我們的小音樂家。而你呢,我的小藝術家,你可以畫下樂音奏出的圖案,還有這個小芭蕾舞者的舞姿。小朋友,趕快開始吧!』

「弟弟用長笛吹出美麗愉悅的樂章,孫子孫女同時入迷地跟著他,扮演著他們最愛的角色。未來的大音樂家試著跟上長笛的旋律;臉上泛著紅暈的小女孩像個芭蕾舞伶,開心地跳著自己的舞步;未來的藝術家勾勒出這個開心的畫面。

「智者不發一語,他懂了……當眼前歡樂的場景結束時,他站起身子說:

『弟弟,你還記得父親的舊鑿子和槌子嗎?請你拿給我,我想在石頭上刻出自己學到最重要的一課。我該走了,可能不會再回來。不要慰留我,也不要等我。』

到了晚上,這位年邁的智者還在石頭上敲敲打打,他想要刻出一段文字。就在他精疲力盡地完成後,他的弟子唸出石頭上的那段話:流浪者啊,你要尋找的,其實都在你的身上。你不會找到什麼新的,相反地,每走一步,就會有所失去。

 

阿納絲塔夏說完寓言後,安靜地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我,大概是在想,我懂不懂這個寓言吧。「阿納絲塔夏,我知道這個寓言是在說,哥哥談論的所有智慧,弟弟都已經在生活中實踐了,但只有一點我不懂,是誰教弟弟這些智慧的?」

「沒有人。在靈魂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起,宇宙所有的智慧就永遠地存在每個人的靈魂中了。只是常有智者的靈魂狡猾地賣弄聰明,為了自身利益將人偏離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

本文摘自
鳴響雪松系列4:共同的創造
弗拉狄米爾.米格烈
拾光雪松出版有限公司

購買網址

6,326 total views, 2 views today